中文  ┊  日本語  ┊  韩文  ┊  ENGLISH
注册    声 明          公 告          关注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关于我们 > 媒体报道 > 正文文章详细

孔令谦先生做客《时尚健康》谈中医
    发表日期:2016-07-11   作者:   点击量:

\

《时尚杂志》2016年第7期,刊登了记者对孔医堂董事长孔令谦先生、北京中医药管理局膏方服务指导师王国宝、同仁堂中药大师崔庆利和大诚中医连锁医疗机构创始人程凯的采访,精彩内容如下:

新贵中医,强势文化传承

编辑/白迪   文/WUDI   夏晴    摄影/雷摄影    插图/biiigbear

 

  中医在中国发展了几千年,不仅对中国,对汉字文化圈国家都有影响,如日本汉方医学,韩国韩医学,朝鲜高丽医学、越南东医学等都是以中医为基础发展起来的。

 

  在中国,西医目前已经取得了主流医学的地位。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全国中医调查显示,全国每万人中医执业医师数量仅有约3人,北京为全国最高,是 5.65人。在所有被调查的医疗机构中,中医医疗机构占8%。

 

  现在有多少人愿意去看中医?调查显示,各类医疗机构年中医门诊服务总量是6.7亿多人次,占各类医疗机构门诊服务总量的19.2%,也就是说,每年中医院的患者占到了全国患者总量的五分之一。

 

  为什么大家会对中医没有信心?因为大家认为西医可以量化。西医理论和应用之间有一个庞大的技术中介,整个现代科学包括物理学、化学、生物学都在为这个中介服务,这使得医学理论的应用非常方便。在现代科学面前,精英是可以复制的。而中医没有这个中介,属于经验科学,完全靠医生自己把握。

 

  中医虽然不是现代科学,但却是一种传统科学。西方将人看成是机器,中医将人视为天地人大环境中的一个小系统,将人体本身视为一个有机的整体,注重环境因素、人文因素在发病过程中的影响,成功治疗“非典”就是一个例子。中医认为,“非典”是温病的一种,而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,积累了大量成功的经验。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以中医为主治疗“非典”,无一例死亡,医护人员无一人被感染。

\

  《内经》将医生分上工与下工,张仲景说“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”。现在大多数人对中医的认识,都是从已病的层次上去认识,完全忘了最高明的医生是防病。而在防病、养生领域,唯中医是执牛耳者。

 

  近几年,从国内到海外,中医越来越呈现一片繁荣景象。因为中医对慢性病治疗的突出优势,在这次调查中,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冠心病的中西医结合开展率分别达到了90.1%、86.2%以及74.3%。

 

  但中医要发展必须有好的传承。现代教育模式里,只有工具式的老师,没有师父。要想学好中医,必须经过读经典、跟名医、反复临床三种经验的积累。其中,跟名师是经验传承的关键环节,学习名医名师的经验是沟通经典和实践的捷径。

 

  这个时代的中医也在改变。从中医学本身来说,时代在变、气候在变、饮食结构在变、人也在变,处方用药也一定要根据这些实际问题而发生变化,这正是中医学有所继承、有所创新和发展的体现。

 

  《时尚健康》邀请了四位中医大咖级专家,他们分别是中药、膏方、诊病、针灸领域的代表性传承人,请他们讲讲如何保持传统、又能在现代社会走出一条发展之路。

中医没有秘方

采访专家:孔令谦

\

  京城四大名医孔伯华的嫡孙,孔伯华中医世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,北京市中医药师承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孔医堂连锁医疗机构创始人。

 

  在一些人看来,作为京城名医的嫡孙,孔令谦一定家藏秘籍,轻易不肯外传。他认为,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秘方可言的。中医精髓以因人、因时、因地而异,辨证施之。任何东西都可以标准化,但是人不能,所谓的秘方对于体质不同的人无法复制使用。当然也有偶然发现的秘方式的药材,比如云南白药这种治疗外伤的药,但在内科是没有秘方而言的。中医诊脉没有玄虚,必须结合望闻问切四诊综合考虑。所谓的家传,也不是什么秘方、秘籍,而是一种获得知识的捷径,一种家风、一种精神。

 

  这种家风首先就是做人。祖父孔伯华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只有成为一个合格的人,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。”各行各业都是这个道理,包括我们中国文化的教育精神也是这样。

 

膏方是最讲究的中药

采访专家:王国宝

  北京中医药管理局膏方服务指导师,国家级“非中医药养生文化”代表性传承人。

 

  以前大的中药店除了抓汤药之外,还能根据处方制作中成药,王老工作的鹤年堂最有名的就是制作中药各种丸散膏丹剂型。膏方有两大特点,有效、好吃。这种剂型是针对一些疑难杂症和重症的,服用周期比较长,医生开立处方时要求完整、全面、效用持久,因此必须选择质量上乘的好药,这样才能疗效好。说到好吃,是指味道纯正。膏方除了平常处方中讲究的药物君臣佐使配伍、七情配伍之外,还讲究气味配伍。药物都有不同的味道,即便是苦味的药,也有苦的不同程度。通过不同药物味道的调和,可以达到好吃、长期服用适口的程度。

 

  膏方制作非常费时,包括抓药、浸泡、煎煮、沉淀、浓缩几个步骤,真正熬制一副膏方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。中药抓好、浸泡后,要煎煮四遍,每遍3~4个小时,共需十几个小时。等四遍都煎好了,把所有的药汁集中在一个大罐里,沉淀8小时。然后是浓缩,这个时间没谱儿了,什么时候浓缩到位了算完。

  

修合无人,存心有天
采访专家:崔庆利

  同仁堂中药大师,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中药师。

 

  崔总的工作就是挑错。一次他从验收的台子前走过,一包远志引起了他的注意,颜色和平时用的有些不一样。他拿起一根放进嘴里,有很强烈的麻舌感,说明毒性没去干净,炮制加工时间和甘草辅料量都不达标。崔总很生气地说:“‘修合无人见,存心有天知’这是同仁堂人做事的准则,你的家里人生病会吃这些药吗?”当即责令厂家拉回去重新炮制加工。此后,再没人敢把质量不过关的药材送来了。

 

  崔总不仅给药挑错,还给医生挑错。一次复核中发现,处方中写明是位七十多岁老人服用的药,方中有味麻黄12克,麻黄具有发汗、解表、宣肺、平喘、利尿的作用,是治疗外感风寒的,而患者是来治疗肠燥便秘的,处方中也有其他润肠通便药。于是给医生打电话说明情况,医生连忙说:“对不起,是我的笔误,不应该是麻黄而应该是麻仁。”

 

我要拯救针灸事业

采访专家:程凯

\

  国医大师、中医针灸泰斗、中国工程院院士程莘农嫡孙,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,大诚中医连锁医疗机构创始人。

 

  在现在这个年代,要想成为像祖父那样的医学大家,成为院士,程凯认为难上加难,不是没有信心,也不是不能坚持,而是感觉即使这样,也难以解决针灸面临的一些问题。简单地说,如何为针灸医生定位?国内针灸的市场在哪里?

 

  博士毕业后,程凯看到周围的同龄人每年都在变化,而针灸行业却缓慢了很多,就特别想为中医针灸事业做点事。当时,爷爷和父亲想的是弘扬针灸事业,程凯可能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拯救。因为他常听出国回来的人说,在国外一些大的农贸市场,经常看到用帘子隔开的小空间,里面放一张床,有中国人在做针灸按摩,出去做这行业的都是低端人才。2005年,程凯创建了“大诚中医”连锁医疗机构,开这个诊所,程凯说不是为了做门诊,是为针灸可能的市场化设立一个基本条件:既培养人才,也是一个实验的机会和场所。

 

中医要发展,必须继承传统
 

继承传统,“明医”比“名医”更重要

 

  Q:您认为,目前中医在继承传统方面做得怎么样?

 

  王国宝:继承传统不够。中医从理论上来说,离现在最近的重要中医理论就是温病理论,从那之后到现在就没有前进一步。现在中医大学学生们学习的还是四部中医经典,还在解释古人的东西。从技艺上说,我学徒的时候,师父说在中药行业,每个合格的员工需要具备三个基本功:鉴别中药、炮制中药、制作中药的各种剂型,这是基本功。但是,不仅现在的中药师不会,我这一代人会的也不多,好多老传统都丢了。

 

  我觉得继承传统,真真正正最重要的就是一颗对医学、对患者负责任的精神。至于技术都不是重要的,技术你只要按部就班的学习,每个人都会。但是这负责任的心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例如熬制膏方,师父只教了方法,你怎么做没人管。你可以熬一半放下,第二天接着熬,也可以熬时间短一点,没人知道,那就看你的责任心了。

 

  Q:现在,您的医馆已经是连锁机构了,医生多了如何保持中医传统?

 

  孔令谦:中医是一件极严肃的事情,不是故弄玄虚,更不是什么算命占卜。孔医堂欢迎所有有真才实学的医生来坐诊,但这里是单纯看病的地方,不是江湖,那些神乎其神的秘方、玄学、算命、乱用药的,大门永远不会为你打开。我爷爷说只有一个合格的人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,孔医堂要想继承传统首先要抓住这句话。

 

  我请医生,不在乎他是教授还是副教授,只求“明医”,不求“名医”。我不要求大夫乱开方子,在孔医堂没有药品的提成,我鼓励你的诊金贵一点,但是他是什么病就开什么药。孔医堂普通医生挂号费一律50元,专家的诊费会贵一点,此外平价售药,药材的价格甚至比同仁堂还便宜。患者看完病,可以在孔医堂拿药,也可以拿着方子去任何地方拿药。这种方法可以有效地割断中医、药之间的利益链条,特别是坐堂医生“以医带药”的盈利模式。

 

  程凯:我认为有三点:一是读经典,二是拜名师,三是做临床。这三者结合在一块,才能使得中医的特色项目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。比如程氏针灸,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挑选经过了大学正规教育、掌握了丰富的中医基础理论和各科基础技术的高级人才,然后通过师带徒的方式,在临床实践中培养他们。


 

中医再不走出去就晚了
 

  Q:现代社会,如何帮助中医的传统能继续发展、传承?

 

  崔庆利:这些年同仁堂一直在做中药传承的工作,从很早就建立了师带徒的形式。我认为学院培养、课堂授课只能讲一些基础理论的东西,真正的细节还要靠传统的师带徒形式,这样学得扎实。现在,我在带第三拨徒弟,这些徒弟都是来自各医院、药店、药厂的。每天教一种药材,包括来源、药用部位、产地、功能、鉴别方法五方面,但不能光是我教你的,你背会了就完了,你也要找到自己独特的鉴别方法,这才能成为你的知识。

 

  程凯:上世纪90年代,我爷爷跟美国、日本针灸学会经常有往来交流,当时我们就应该借这个机会让中医针灸走出去,在国际上站稳脚跟,但我们失去了这个机会。当时日本人说过,10年以后,就可以到日本学习针灸了,韩国也这么说过。现在美国中医已进入教育体系,连巴西也有了巴西针灸。我现在澳洲布里斯班开了第一家大诚中医诊所,在国外开中医诊所非常难,但必须要做,中国针灸再不走出去就晚了,就要在国际上被别人取代。

 

  孔令谦:中医发展关键在临床,临床的关键在于是否还有传统的中医诊疗机构。中医出自基层,也要扎根于基层。孔医堂和山东曲阜中医药学校合作,开设了一个孔伯华中医传承班,我们定期派医生去讲课。班里学生本来是118人,但我们医生去讲课时,曲阜市医院中医科的年轻大夫、乡镇卫生医院的大夫,全都去听课,现在这个班已经180人了。

 

中医是另一种科学
 

  Q:一直有个说法,认为中医不科学,您认为这是中医的软肋吗?

 

  王国宝:所谓科学不科学,要看是用什么标准确定的。科学的东西是循序渐进的,现在认为是科学的东西,明天就有可能认为不科学。我认为,今天的科学还没有发展到足以证明中医科学的地步,未来科技再往前发展总有一天会证明它的。

 

  例如一味中药就说甘草吧,成分有成千上万种,但在药典里翻一下,测定的主要是甘草苷、甘草酸这两种成分。其实甘草比这复杂得多,比如纤维、色素、甜味剂都是它的药理作用,中药讲究的是性味归经,不能用成分来界定。

崔庆利:其实我认为,中医和中药很科学,虽然没有理论方面的知识,但是用结果告诉你,它是经验科学。例如当归补血,它也不含铁啊,为什么补血啊。这不是今天昨天大前天总结出来的补血药物,是几千年的历史证明了当归有补血的功能。

 

  Q:中西医结合是中医发展的必然方向吗?

 

  王国宝:中医和西医结合,可能宏观角度没错,因为最终世界走向大同,各种理论可能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种世界顶尖的科学。但微观上来讲可能就有毛病,中医变成不伦不类的东西,既不被中医认可又不被西医认可,比如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西医结合专业,眼下就是最尴尬的境地。

 

  程凯:中西医结合以谁为主很重要,两者各占50%一定不会产生很好的化学反应。我作为中医,肯定希望以中医为主,借助西医的一些技术手段,这是合理的。

 

现代中医必然是新贵中医
 

  贵的不是价格,是什么?

 

  贵在人,人人都应该懂一点中医

 

  王国宝:中医没有门槛,每个人都能学。只要学了就能让身体受益。这样会让更多的人来接受中医,被中医所影响。

 

  他们都在学中医

 

  陈道明,中式慢生活

 

  陈道明出生于中医世家,深知“适度为宜”的养生之道。他的生活是慢生活,每拍完一部大戏,都要歇上一年到两年,摘掉座机,关掉手机,深居简出。他认为,凡事心稳,才是根本;心乱,则一切皆乱。尽可能放慢工作节奏,是他最好的养生方式。

 

  刘若英,由喜欢中医到嫁给中医大夫

 

  刘若英爱好中医,试过很多与中医有关的美容保健养生法,但与做过3年中医大夫的钟小江熟悉后,她发现自己坚持多年的养生之道原来都是错的。在钟大夫的还阳水、养生粥、千层底布鞋、全天然无公害化妆品的攻势下,她成了钟太太。

 

  佟大为,想当中医的演员

 

  佟大为非常崇尚中医,对中医的养生理论深信不疑。平时,他会从饮食、起居、经穴等各方面入手来保养自己的身体。他认为,如果不做演员,我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中医,并希望女儿以后做中医。

 

  孙俪,我是中医脑残粉

 

  我经常去见中医,也不吃药,就让他把个脉。最近我在看《黄帝内经》,里面说吃药其实是最后一步,你可以先去推拿、针灸、热敷、艾灸、食疗,最后才是吃药。中医的好处是他们会告诉我这个季节什么食物适合我,我就会给自己煲不同的粥和汤水,非常有效果。

 \

  贵在时间,中医是讲究的享受

 

  王国宝:在中医看来,没有高、中、低,只有面对不同人群的变化,既可以平民也可以贵族。例如痛经,一味益母草再加上红糖,5元钱就能解决问题。这就是平民的。同样这个问题也能复杂化,益母草加四物汤、藏红花、三七等药材制成中成药,那就价格不菲了。

 

  贵在教育,中医科普要从孩子开始

 

  孔令谦:普及中医应该从学生、从孩子开始。我现在中关村中学等三所中学定期讲中医知识的普及课。孔医堂每个月都有亲子课堂。例如小儿推拿课,在课堂上学一些手法帮孩子解决不适问题。例如中药体验课,妈妈带着孩子一起做山楂丸,这样中医的知识就在玩游戏一样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孩子。

 

  我愿意让更多的人感受中医。孔医堂有一条规定:每个年富力强的大夫每天拿出一个号做公益。每年孔医堂诊疗20万人次,有6000人是免费的。

 

  贵在文化,学中医也要学书法、太极等传统文化

 

  程凯:中医和书法、太极一样,都属于中国文化,它们有一定的相通性。设立这些课程更多的是为了“体悟”,你坐着冥想就能有“感悟”,体悟是用身体去体会的过程。例如你写书法时能感觉到笔尖上有信息了,它能帮助你体会到中医的“气”流动的感觉。

 

  贵在安全,中草药比其他作物更安全

 

  崔庆利:中药特别安全。中药从种植、田间管理、采收、炮制加工都是严格按照中药材培植技术管理的。药物种植时,只用杀虫剂,施肥使用动物的粪便,不用化肥、农药,保持药物的纯洁性。如果担心用了杀虫剂,我们一般使用的都是药物的根部,用叶子的药物例如桑叶,这种植物不需要使用杀虫剂。

王国宝:应该说相对是安全的。首先说假药,假药不是主流,大部分存在药品批发的前端,也就是批发市场,真正进入到中药制剂厂、医院的中药,已经进入药品控制监管体系了,安全性还是有保障的。而且,中药炮制有三个过程,净制、切制、炮制,其中净制包括三个步骤,把药用部位和非药用部位分离,把药材和杂质分离,最后清洗。所以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

\

  新式中医新在哪?

  会接受西医手段

 

  程凯:中医看检查报告,您觉得这是中医的进步吗。中医要想进步发展必须学会一些现代化的手段。按照我爷爷的说法,过去诊脉需要40分钟,脉象能告诉你很多信息,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、甚至哪里有疤都能说出来,这种诊脉的学习难度和操作难度可想而知。不要排斥现代检查,它给了医生一些快速诊断的参考,但要看你的思维方式是中医的还是西医的。即便你是中医思维,抗生素也可以是你的武器。

 

  不再需要煎药了

 

  崔庆利:同仁堂引进了配方颗粒的理念。中药厂把一味味药材都加工浓缩成了颗粒状,3克颗粒大概相当于10克草药。以前医生开好处方,抓药时拿到的是一包包的草药,需要回家煎药。现在可以是颗粒,每味草药的浓缩颗粒都装在一个袋子里,一袋颗粒相当于一包草药,回家只要开水冲服就可以了,就像感冒冲剂一样,服用方便,便于携带。

 

  不拘泥于传统配方

 

  崔庆利:中药出口时特别受限制,国外对含砷、含大肠杆菌查得特别严,使用了含砷的药材的中成药经常被查。改变别人的观念不如自己改变来的方便,我们不要总觉得自己的配方就是最科学的,你们都要来接受我,也要随着世界和社会的发展而发展中药,中药要想走出国门,还要做很长的历史。同仁堂正在研究改良配方,朱砂、雄黄不让用了,可以用哪些其他药代替。之前虎骨、犀角不让用了,我们不是也找到了替代药吗?中医中药有前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