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 ┊  日本語  ┊  韩文  ┊  ENGLISH
注册    声 明          公 告          关注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孔伯华 > 孔伯华历史追忆 > 正文文章详细

《中国临床医生》:孔伯华治疗惊风抽搐的经验
    发表日期:2013-12-20   作者:   点击量:

\
\
\
\

孔伯华(1884~1955)京师四大名医之一,自幼秉承家学,刻苦钻研中医古典医籍,注重临床实践,强调治病必求其本,擅长治疗温病,对杂病亦有较深见解。今将孔老治疗小儿惊风的思路和经验介绍如下。
惊风抽搐为临床要证之一,有搐、搦、颤、掣、反、引、窜、视惊风八候之说。惊风又分为急惊风、慢惊风。在临床中,急惊风属阳为实证,最为多见;慢惊风属虚或为虚实夹杂,较为少见。惊风的病因一般认为是风、热、痰、食。古今医统云:热盛生痰,痰盛生惊,惊盛发搐。太平圣惠方则认为乳哺不调,脏腑壅滞,内有积热,为风邪所伤,入舍于心之所致也。孔老认为:惊风抽搐多为肝家热邪素盛,每为邪袭,内外并病,或内闭实热,引动肝风。其热可为肝胆热盛,热蓄于中,外为邪束而发壮热,热极生风而惊。亦可为肝胃热盛,热伏于里,迁延日久,郁而化火,发为惊风。婴幼儿不知饥饱,乳食过量,积而化热,亦可发惊。
孔老后人收集其医案,成孔伯华医集一卷,其中收入小儿惊风抽搐医案19则,成人抽搐6则。归其类,有如下特点。
1以镇惊息风、止抽定搐为大法
25则中,肝胆热盛15例,痰热证6例,食滞化热4例;孔老认为:惊风抽搐以食、火、痰、惊为主证。
食证的特点为:有暴饮暴食史,口臭、舌苔黄白厚,大便秘结,面赤而惊;火证的特点为:面红目赤,口舌生疮,壮热不退,抽动有力;痰证的特点为:喉间痰鸣,舌苔黄腻;惊证的特点为:面青易惕,神情呆滞。虽有如此之分,临证之时的表现,必会有所偏重,或并重。故在临证之时,虽有食、火、痰证,但总以惊风抽搐为表现,故应根据其临床表现的不同、病情的轻重、邪气的深浅主次,在施以清热、化痰、导滞、疏表、表里内外兼治诸法之外,皆以镇惊息风、止抽定搐为大法及主旨。
2配以中成药同服
纵观孔老医案,其常以中成药配在汤剂之中同服,以加强疗效。其用法:可以布包同煎;亦可分冲、分吞或和入;其用量:可为一粒;亦可为四分之一粒或六分之一粒;也可分二次化入。用法之灵活、多样,为其他老中医多有不同。笔者通过对病案的分析,认为之所以有上述之不同,与患儿的病情轻重、年龄大小不同有关。
孔老喜用的中成药有:太极丸:表里双解、清滞热、通腑气;牛黄镇惊丸:镇惊安神;牛黄抱龙丸:镇惊息风;至宝锭:凉化导滞;磁朱粉:重镇息风;紫雪丹:清热通腑;安宫牛黄丸:清热息风开窍;苏合香丸:芳香开痰;羚羊粉:清肝息风;益元散:清化和中。
3治惊常用药
生石膏、生石决明、磁石、钩藤、薄荷、竹茹、莲子心、龙胆草、知母、地骨皮、杏仁、全虫、桑寄生等。便秘者,加酒军、莱菔子、元明粉。
4孔老用石膏
孔老喜用石膏,而得石膏孔之美名。一般人皆谓石膏味辛凉、性大寒,孔老认为:石膏之味是咸而兼涩,其性凉而微寒,是清凉退热、解肌透表的专药,凡内伤外感,病确属热,投无不宜。
神农本草经记载:石膏性微寒,宜于产乳,主治口干舌焦不能息。伤寒杂病论有十余个方子用石膏,如烦躁、渴、喘、呕吐等,用之无不效。孔老十分赞赏及钦佩,于是宗先圣之大法,参后贤之精议,据临证之所验,认为:石膏体重能泻胃火,气轻能解肌表,生津液,除烦渴,退热疗狂。孔老告诉后人:石膏一药,遇热证即放胆用之,起死回生,功同金液,能收意外之效,绝无偾事之虞。
5孔老用药小经验
我师宋祚民系孔老亲传弟子,其回忆:孔老在治疗惊风抽搐时,常用少量麻黄(0.3g)伍以生石膏(24g),以轻灵祛风达窍;治中风,常用辛夷清宣疏风,用穿山甲通脑络,其开窍通络的作用,比水蛭等药稳妥,不破血,又能活血化瘀;对抽脊髓检查的患儿,常在方药中加入虫,以续绝伤;对神情迷离的脑病患儿,可用十香返生丹配合汤药服用效果好;在用丸药时,孔老喜欢将安宫牛黄丸与苏合香丸合用,二药配合,凉开温开并用,豁痰开窍,息风通络,对急症效果好。对急症稍缓和一些的病人,孔老常将牛黄清心丸和大活络丹配合应用,与安宫牛黄丸与苏合香丸合用有异曲同工之妙,同样具有豁痰开窍、息风通络的作用。
6孔老后人治验
我师宋祚民1940年入孔老办的北平国医学院学习,毕业后,又在孔老身边随侍伴诊2年,深得孔老喜爱而得其真传甚多。行医60多年,将孔老的经验融化在张张处方中,并有所发展。2005年宋老治疗一脑病患者,疗效颇佳,介绍如下:
徐某,男,5岁。2005年3月1日初诊。家长诉:患儿因视物不清,呕吐抽风,伴智力低下3年,因久治不愈而求诊于宋老。患儿每晚睡前尚无不适,睡后10~15分钟,即先作呕恶伸舌,随发抽动,先左手后右手瘛疭,继而下肢腿脚搐动,伴呼吸急促,面色绀紫,每次需到附近医院急诊抢救:吸氧、针刺、输液等,约30~60分钟方见苏醒。医院专家检查,患儿脑髓窍肿胀,脑干增宽,化验检查:巨细胞病毒阳性,16400。故确诊为巨细胞病毒感染。由于长期服用西药,不能控制病情,即请中医诊治。
现症:患儿语言不清,只能在1米之内看到其家人,但视物不清,不能分辨颜色,有时不能辨别父母。其眼内视,面黄消瘦,白天时时伸舌,情不自主,搬凳移椅时时不停,身体乱动。每晚睡后10~15分钟出现呼吸不均,烦躁欲呕,喉间痰声漉漉,随即瘛疭抽搐,面唇绀紫。纳食一般,大便日行1次,舌质淡红,苔白略厚,脉象弦滑见细。中医证属:邪毒侵袭脑髓,痰浊阻滞,清窍不利,蒙蔽神志,肝风内动。宜用镇肝息风,利窍豁痰,逐瘀通脉,醒神明目之法。药用:胆南星5g,法半夏6g,石菖蒲10g,川郁金6g,生石决明20g,白蒺藜10g,杭菊10g,杭芍10g,天麻10g,钩藤10g,地龙10g,威灵仙6g,全蝎3g,穿山甲珠3g,夜明砂6g,水红花子10g,忍冬花、藤各10g。患儿服用上方加减治疗1个月,抽动次数已逐渐减少,于睡前呼吸不匀时易于发作,但时间短,当抽搐较重时或连日频发,上方即加僵蚕、蝉衣,亦曾用过蜈蚣数次,或全蝎加量有1.5g至5~6g。舌苔厚纳食差时,则加用鸡内金,咽红便干时,加用连翘或决明子,再服。
服药至8月,儿童医院测试:智商较前提高,回答问题回应快速,反应较前灵敏;但视野仍窄,视力差,经查眼底可视到中枢部有白斑。服药至11月份,曾患感冒1次,高热达到39,但未见抽风发作,服药至转年2月,其言语清晰,可数至100,还可背诵简短诗句,其视力可数芝麻粒,能辨别颜色。经查病毒已阴性(由16400至1400)。又服中药1个月,停中药,患儿共服药数百付。其面已见丰润,体质壮实,纳食二便正常。精神好,反应灵敏,智能、智商、视力皆逐渐近于正常同龄儿童。
此患儿西医诊为:巨细胞病毒性脑炎,中医证属:痰浊阻滞,肝风内动。故以镇肝息风,利窍豁痰为大法,方中石菖蒲、川郁金、胆南星、法半夏利窍豁痰;生石决明、白蒺藜、天麻、钩藤镇肝息风;威灵仙、地龙、全蝎息风通络;杭芍、水红花子育阴柔肝;杭菊、忍冬花藤柔肝明目、清除毒邪;穿山甲珠宣窍逐瘀、疏通经脉,直达病所;夜明砂活血消积,去翳明目,治惊悸目盲。
宋老依孔老治惊风之法,虽火热不重,但痰浊偏盛,引动肝风,用石菖蒲、川郁金、胆南星、法半夏利窍豁痰;再以生石决明、白蒺藜、天麻、钩藤镇肝息风;配以通络柔肝、宣窍逐瘀、疏通经脉、活血消积等综合调理,1年余,终见效。
总之,孔老治疗小儿惊风抽搐以食、火、痰、惊为主证。以清热抑惊、化痰息风、导滞镇惊、芳化疏表、表里内外兼治为大法。灵活掌握,以达到治惊息风、止抽定搐为目的。